排名推广
排名推广
发布信息
发布信息
会员中心
会员中心
 
热门关键词:H7N9  000  西藏  贵州  西安  成都  南京  菠菜  甘肃  杭州  葡萄  江苏  台湾  核桃  白菜  土豆  供应  西瓜  湖北  红薯 
 
 
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 » 热门话题 » 正文

深读中华创世神话|炎帝神农——农业文明的觉醒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7-05-22  资讯整理:爱农网  
核心提示:中华创世神话中,炎帝与神农应该是两个神祇,而在流传中却合为一体。《世本》中说:“炎帝,神农氏。”二者相混为一。炎帝神农的神话时代,是伏羲神话时代之后渔猎文明向农耕文明过渡的一个重要转折时代;其中,火神、太阳神、农神三位一体的神性融合,宣告着中国文明时代进入了一个新阶段。
   中华创世神话中,炎帝与神农应该是两个神祇,而在流传中却合为一体。《世本》中说:“炎帝,神农氏。”二者相混为一。炎帝神农的神话时代,是伏羲神话时代之后渔猎文明向农耕文明过渡的一个重要转折时代;其中,火神、太阳神、农神三位一体的神性融合,宣告着中国文明时代进入了一个新阶段。
深读中华创世神话|炎帝神农——农业文明的觉醒
  太阳崇拜寓意国家的雏形
 
  炎帝神农神话时代第一次出现庞大的神性力量集团,在某种意义上讲,它寓意国家的雏形。国家雏形的徽帜,无疑就是太阳,或者称为太阳崇拜。《白虎通·五行》说:“炎帝者,太阳也。”《左传·哀公九年》说:“炎帝为火师。”这里所讲的都是这种意思。太阳崇拜自神话时代开端就已经存在,盘古神话中的日月起源的阐释、女祸神话中的补天和伏羲神话中的“仰则观象于天”,都蕴含有这种崇拜;但只有在炎帝神农时代,作为太阳神身份的炎帝的神职才第一次明朗化。这说明在农耕文明的发展中,太阳崇拜具有十分独特的意义。
 
  太阳崇拜统领文明,形成许多创世神话。炎帝成为创世神话中的太阳神,首先在于炎帝神农氏出世的描述。《水经注》卷十八《渭水》引述《帝王世纪》称其“姜姓”,其母“女登”在“游华阳”时“感神而生炎帝”。《太平御览》卷七八引《帝王世纪》说:“神农氏,姜姓也。母曰任姒,有蟜氏之女,名女登,为少典妃。游于华阳,有神龙首,感女登于常羊,生炎帝。”《史记·补三皇本纪令》说:“炎帝神农氏,姜姓。母曰女登,有娲氏之女,为少典祀,感神龙而生炎帝,人首牛身。长于姜水,因以为姓。火德王,故曰炎帝,以火名官。斫木为耜,挟木为耒。耒耨之用,以教万人,始教耕,故号神农氏,于是作蜡祭,以赭鞭鞭草木,始尝百草,始有医药。又作五弦之瑟,教人日中为市,交易而退,各得其所。”
 
  在《三皇本纪》中作这样的描述,将炎帝神农的母亲描述为“有娲氏之女”,出现女娲神话的内容,有着更复杂的因素。《国语·晋语四》说:“昔少典娶于有娇氏,生黄帝、炎帝。黄帝以姬水成,炎帝以姜水成。成而异德,故黄帝为姬,炎帝为姜。”在《新书·益壤》中,也提到黄帝为炎帝之兄。《太平御览》卷七九引《帝王世纪》说:“黄帝,有熊氏,少典之子,姬姓也。母曰附宝,其先即炎帝母家有蟜氏之女,世与少典氏婚。”《新书·制不定》则称:“炎帝者,黄帝同父母弟也,各有天下半。黄帝行道而炎帝不听,故战涿鹿之野,血流漂杵。”少典为炎帝、黄帝共同的先人,这一命题的提出暗示着炎帝神农时代从伏羲神话时代向黄帝神话时代漫长的过渡。
 
  火,告别茹毛饮血的愚昧时代
 
  炎帝的炎,就是火,标志着新的文明,告别茹毛饮血的愚昧时代。如《管子·轻重戊》称:“炎帝作,钻燧生火,以熟荤臊,民食之,无兹胃之病,而天下化之。”《路史·后纪三》:“于是修火之利,范金排货,以利国用,因时变燥,以抑时疾,以炮以燖,以为醴酪。”《论衡·祭意》:“炎帝作火,死而为灶。”《左传·昭公十七年》:“炎帝氏以火纪,故为火师而火名。”显然,炎帝最初的神性面目是火神,那么,他又如何具有了农神的神性呢?《国语·鲁语上》说得很明白:“昔烈山氏之有天下也,其子曰柱,能植百谷百蔬。”烈山氏即炎帝,《路史·后纪三》讲“肇迹列山,故又以烈山、厉山为氏”,即指此。从许多不发达民族的耕作中我们可以看到,火在农业生产中具有非同寻常的作用,以此相推,炎帝在使用火的同时对开拓农业做出了巨大贡献,其道理不难理解。
 
  在史籍文献的记载中,火神并不仅炎帝一人,如韦昭注疏《国语·周语》中提到“回禄,火神也”,《左传·昭公十八年》提到“禳火于回禄”,称“吴回为祝融”。祝融与炎帝是什么关系?《山海经·海内经》中记述:“炎帝之妻赤水之子听沃生炎居,炎居生节并,节并生戏器,戏器生祝融。”祝融当为炎帝的后代。祝融是南方神祇,后来被列为颛顼之后,这同样是神话融合的产物。其他还有“舜使益掌火”等,这些都说明火在史前社会所具有的特殊意义,没有火的运用,农耕文明是不可能产生的。
深读中华创世神话|炎帝神农——农业文明的觉醒
  炎帝陵举行重阳祭祖大典。  
 
  开创农业的农神
 
  炎帝神农开拓了农业,替代伏羲氏时代的渔猎生产方式,在古代文献典籍中记载的材料更多。《帝王世纪》等文献提到“炎帝居姜水以为姓”,“人身牛首”,这一方面表明牛图腾的存在,另一方面说明牛在农耕文明中具有重要作用。炎帝神农时代以农耕构成自己的基本特色。《太平御览》卷七二一引《帝王世纪》记述:“炎帝神农氏长于姜水,始教天下耕种五谷而食之,以省杀生。尝味草木,宣药疗疾,救天伤之命,百姓日而不知,著《本草》四卷。”神农之名在于农业开创,《搜神记》卷一记述“神农以赭鞭百草,尽知其平毒寒温之性,臭味所主。以播百谷。故天下号神农也。”《世本·作篇》(茆泮林辑本)记述“神农和药济人”。
 
  神农时代被后人不断记述,如《庄子·盗跖》中称“神农之世,民知其母,不知其父,耕而食”;《管子·形势解》称“神农教耕生谷,以致民利”;《管子·轻重戊》称“神农作树五谷淇山之阳,九州之民乃知谷食,而天下化之”。诚如《礼记·曲札·正义》所引《世纪》所言:“神农始教天下种谷,故人号曰神农。”这个时代不仅改变了人们获取食物的生产方式,而且改变了人们的生存方式,在某种程度上讲,它是自盘古、女娲至伏羲时代的一个总结,一次突破和飞跃,也是黄帝神话时代的必要的铺垫。
 
  在文献中,我们可以看到火神系统中融入了太阳神、炎帝、神农、烈山氏、祝融、阏伯与火官、灶神等一批神话人物。炎帝之火,标志其夏季之神的特殊身份。《吕氏春秋·孟夏季》记述:“孟夏之月,日在毕,昏翼中,旦婺女中。其日丙丁,其帝炎帝,其神祝触。”高诱注曰:“丙丁,火,日也。炎帝,少典之子,姓姜氏,以火德王天下,是为炎帝,另曰神农,死托祀于南方,为火德之帝。祝触,颛顼氏后,老童之子吴回也,为高辛氏火正,死为火官之神。”《淮南子·汜论篇》记述“故炎帝于火死为灶”,高诱注曰:“炎帝神农以火德王天下,死托祀于灶神。”《白虎通·五行》记述:“时为夏,夏之言大也。位在南方,其色赤,其音征。征,止也。阳度极也。其帝炎帝者,太阳也。其神祝融。祝融者,属续,其精为鸟,离为鸾。”各种神话传说的融合,都以信仰为基础。炎帝时代与神农时代融合的基础是农耕信仰,而农耕信仰的基础应该在于农时,所以,秩序与季节在神话传说中被安排为太阳、火,以及保障生命的粮食和医药。这也是神话时代的普遍性解释与讲述方式。
 
  炎帝也好,神农也好,作为农耕文明的开拓者,其神性的光辉被不断张扬,标志着中国神话时代又一个新的创造峰巅。《艺文类聚》卷十一引《周书》说:“神农时,天雨粟,神农耕而种之。”《淮南子·修务训》说:“古者民茹草饮水,采树木之果,食赢蠬之肉,时多疾病毒伤之害。于是神农乃教民播种五谷,相土地,宜燥湿、肥烧、高下,尝百草之滋味、水泉之甘苦,令民知所辟就。当此之时,一日而遇七十毒。”《新语·道基》说:“民人食肉、饮血、衣皮毛,至于神农,以为行虫走兽难以养民,乃求可食之物,尝百草之实,察酸苦之味,教民食五谷。”《白虎通》说:“古之人民,皆食禽兽肉。至于神农,人民众多,禽兽不足。于是神农因天之时,分地之利,制未耜,教民耕作,神而化之,使民宜之,故谓之神农也。”《淮南子·主术训》说:“昔者神农之治天下也”,“甘雨时降,五谷繁殖。”《太平御览》卷十引《尸子》说:“神农理天下,欲雨则雨,五日为行雨,旬为谷雨,旬五日为时雨,万物咸利,故谓之神雨。”炎帝神农的业绩在这里被描绘成一座辉煌的里程碑。
 
  炎帝神农时代——从渔猎文明走向农耕文明
 
  在盘古神话中,我们看到了天地的开辟;在女娲神话中,我们看到了人类的诞生;在伏羲神话中,我们不仅看到了渔猎生产的起始,而且看到了文明的曙光即卦的创造;而在神农神话中,我们则看到人类赖以生存发展的最重要的基础——农耕不仅保障人类健康发展,告别了茹毛饮血的蒙昧阶段,而且使人自身发展到了一个崭新的时代,即依靠自身不断发展壮大起来。在更多的文献中,这种自身发展被具体描绘为农业技术和农业工具的发明创造。
 
  如《论衡·感虚》说:“神农之揉木为耒,教民耕耨,民始食谷,谷始播种,耕田以为土,凿地以为井。”《论衡·商虫》说:“(神农)藏种之方,煮马尿以汁渍种者,令禾不虫。”《艺文类聚》卷七二引《古史考》说:“神农时,民食谷,释米加烧石上而食之。”《艺文类聚》卷九一引《周书》说:“(神农)作陶冶斤斧,为耜锄耨,以垦草莽。然后五谷兴,以助果蓏实。”《艺文类聚》卷五引《物理论》说:“畴昔神农始作农功,正节气,审寒温,以为早晚之期,故立历日。”《三皇本纪》说:“(神农)作五弦之瑟,教人日中为市,交易而退,各得其所,遂重八卦为六十四爻。”《路史·后纪》卷三注引《锦带书》说:“神农甄四海。”《绎史》卷四引《春秋命历序》说:“神农始立地形,甄度四海,远近山川,林薮所至,东西九十万里,南北八十三万里。”《太平御览》三六引《春秋元命苞》说:“神农世怪兽生白阜,图地形脉道。”“白阜为神农图水道之画,地形通脉,使不拥塞也。”《水经注·漻水》说:“神农既诞,九井自穿。”《路史·后纪三》说:“(神农)教之桑麻,以为布帛。”
 
  总之,神农之神奇在于开辟了农耕时代,教会了人民生产、生活,在工具的制作、种子的保存、历日的制定,图画水道、甄度四海及做瑟、制卦爻、制衣帛等一系列劳动创造中,显现出他卓越的智慧和非凡的功勋。
 
  农耕时代改变了人类的生存方式,其重要标志就是劳动技术的提高与劳动工具的发明创造。神农即农神,其意义就在于此。在创世神话中,农耕火神不独炎帝,或不仅有此神农,还有稷、叔均、柱等神话人物;那么,他们之间是否有血缘上的联系,是否同处于一个时代呢?
 
  《太平御览》卷五三二引《礼圮外传》说:“稷者,百谷之神也。”《诗经·鲁颂·閟宫》和《诗经·大雅·生民》以及《世本》中都称姜嫄生下了后稷,《山海经·海内经》中则称“帝俊生后稷”。从《尚书·吕刑》、《瑞应图》、《国语》、《孟子》、《新语》、《淮南子》、《史记》、《汉书》、《越绝书》等典籍所记述的稷的业绩中,可知稷与神农在许多地方是一样的。其不同处在于,炎帝神农虽生于姜水,活动地点多在南方,而稷在《史记·周本纪》中明确提到“周后稷”;神农的“遗迹”分布点,有“谬水”(《水经注》卷三二)、“荆州”(《初学记》卷七引)、“淮阳”(《三皇本纪》)、“长沙”或“茶陵”(《路史·后纪三》)、“上党羊头山”(《路史·后纪三》)、“河北昭德百谷岭”(《水浒》第九十六回引传说)等处,而后稷“广利天下”,其“遗迹”分布点有“雍州武功城西南二十二里古邰国”(《史记·周本纪》正义引《括地志》)、“绛郡”(《太平御览》卷四五引《隋图经》)和山西稷山等。《左传·昭公二十九年》载:“有烈山氏之子曰柱,为稷。”《礼记·祭法》:“厉山氏之有天下也,其子曰农,能殖百谷。”在《国语·鲁语》中则称:“昔烈山氏之有天下也,其子曰柱,能殖百谷百蔬。”《山海经·海内经》:“稷之孙曰叔均,是始作牛耕。”
 
  这意味着不论是否真正如前所说神农与后稷有血缘关系,都表明一种事实,在中华创世神话谱系中,神农与稷大致是同时代的,其中包含着不同地域文化间的交流,尤其是神话的融合与渗透。从此,中国进入农耕文明时代。
 
 
[ 资讯搜索 ]  [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

行业图标
购物车(0)    站内信(0)     新对话(0)